上野新闻
上野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/上野动态 / 上野新闻

我和我的患者之——“受伤”的产妇

作者:吴昆 时间:2014年10月19日 15:26
我是一名医生,我的患者是上海野生动物园的动物们,十几年来我与我的患者之间发生了很多的故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 记得2005年的大年初四,我园食草动物散养区发生了一件非常严重的“伤害事件”,一匹临近预产期的母斑马右侧下腹部被顶了个洞,洞内不停地在往外淌淡红色的液体。当天值班的我,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,通过望远镜仔细观察伤口以及地上残留液体性状,我和饲养员综合判断,认为这匹母斑马的子宫被顶穿了,淌出的淡红色液体其实就是羊水。倘若不及时抢救,恐怕要一尸两命。事不宜迟,救命是第一位的,我立马汇报了时任兽医院院长的徐院长,他当机立断决定为母斑马实施剖腹产。在他的组织下,兽医们纷纷主动结束休假,抛下春节期间正在团聚的家人往上野赶,一场与时间比拼的大抢救即将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 手术的准备是繁杂的,从各种类型、合适大小的缝针,粗细适中、韧性好的缝线,大量灌洗子宫、腹腔配制药液,控制出血的输液药品,等等都要一一备齐,决不能有一丝疏漏。救治小组分为两组同时开展工作,第一组按既定的麻醉方案对母斑马实施麻醉,第二组则对手术室进行彻底消毒和术前布置。下午3点,随着母斑马成功麻醉,剖腹产手术正式开始。当我们成功缝合好最后一针,顺利的将小斑马送至儿童园进行人工哺育,并望着母斑马渐渐苏醒的时候,已经接近晚上9点了。跪着实施手术将近6个小时的我们,这才意识到膝盖都已水肿了,双腿麻木、饥肠辘辘。春节期间,这个点饭店也早已关门歇业,于是我们决定每人来碗方便面庆祝手术的成功,也算犒劳一下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术后三天,母斑马恢复很好,刀口也渐渐愈合。但第四天出事了,日益愈合的刀口产生瘙痒感,导致母斑马在墙体上乱蹭,缝合处蹭烂了,部分刀口裂开了。这是个大麻烦,在兽医界大家都认为马属动物的腹腔感染、腹膜炎是不治之症。为了挽救她,我们再次制定了为期三周的第二阶段治疗方案,平均三天麻醉清创一次,随着麻醉清创次数的逐渐减少,她情况也逐步好转。最终她的康复痊愈也成就了上野兽医在业内的一个创新病例。

        事情发展到这里还没算完,找出这起“伤害事件”肇事者,给斑马母仔一个交代才算更圆满。经过饲养员和我们兽医共同勘察和分析,最终确定了嫌疑人为一头公羚牛。为了避免再发生此类事件,食草散养区开始了一场大变革,先是把山地动物羚牛迁出食草动物散养区单独建馆展出,后又把亚洲食草动物和非洲食草动物分为两个散养区,科学性、展示性、安全性均大为提高,形成了您现在所见到的食草动物展出格局。其实这才是这位“受伤”产妇带给我们最大启示。
投票成功

您的投票已经提交成功,恭喜您获得1次刮奖机会

去刮奖